当前位置:湖北11选5 > 走势图分析 > 正文

在他的感知能力下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兰斯准时的醒了过来。兰斯刚刚度过了非常奇妙、特别的一夜。昨天晚上,平生第一次兰斯开始试着在进入精神冥想状态的时候,同时催动自己的内力,进行元素能量的吸收。在极度宁静的精神状态中,兰斯能够感觉到自己渐渐的沉入精神之海中,快速地吸取精神能量,同时,自己的身体自然而然地进行的内力的积累。那种感觉真的非常特别。当兰斯醒来的时候,有一种全身都精力充沛,心情愉快的想要雀跃欢呼的感觉。兰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的凉风,低头看看睡在自己腿上的秀兰,脸上带着微笑,还在沉沉的睡眠之中,不知作着什么样的美梦。看到秀兰的样子,兰斯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想起秀兰昨天晚上的“建议”,兰斯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他轻轻地用手拨开盖在秀兰脸上的发丝,心中叹息着:“真是一个天真大胆又单纯的女孩儿。但是她的想法又是那么的新奇古怪加刺激。”兰斯轻轻的把秀兰的头从自己的腿上移开,小心地不惊动秀兰。抬头看看天上的启明星已经到了正东方,尽管东方还看不到朝霞,但是,天色已经没有那么黑了。兰斯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闲闲地向前面的树林走去。他昂首挺胸,双手背在背后,心情完全的放松,脸上带着适意地微笑,仿佛是在饭后茶余的消闲散步。这一刻,兰斯感觉自己有了完全的自信心,仿佛有一种一切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感觉。他知道,在前面的树林中,黑熊和他们的伙伴埋伏在里面,等待着他和秀兰的出现。他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埋伏和阴谋,但是兰斯却清楚地感觉到,当他走出去面对那些敌人的那一刻,就是那些敌人溃败的那一刻。没有任何的理由,但是兰斯又确确实实地知道和确信这一点。那种对事情的发展有着完全的把握的感觉是多么的奇妙。兰斯心中淡淡的想道。他甚至还抬头看着树上还没有睡足的鸟儿。在他的感知能力下,一切都无所遁形。兰斯轻轻地向前走着,以一种奇异的看起来非常轻盈,但是又充满着自信的脚步和节奏。每向前走一步,兰斯的整个人的神态都在改变,自然而然地他的呼吸越来越绵长轻柔,他的腰也越来越的挺直,渐渐地,他的精神也越来越宁静清澈。一直以来,兰斯的感知能力都只局限于粗劣的感知到附近的生命体。那是源于一种生命体之间的感应。特别是当周围的生命体对他有敌意的时候,那种杀气是他的感知能力是最敏感的。但是现在,兰斯发现他的感知能力开始有了明显的提高。他开始有了空间的感觉。即使是闭上眼,兰斯都能够感觉到前面有几棵树,它们的位置在哪里。他的精神仿佛进入了一种类似于入定的状态。尽管这种状态以往都是在宁静的打坐之后才能够进入的,但是在这一刻处于完全的放松和自信状态的兰斯,也许是受到了战争之前的气氛的刺激,他的精神能量进一步得到了释放,每走一步,兰斯都觉得自己的精神变得如此活泼泼的通透,无所窒碍。兰斯觉得自己仿佛什么都不想,又仿佛什么都知道。他就任由的自己的精神能量在自己的周围自然的流动,并且每走一步,都得到加强。即便是在这样的黎明前的暗夜里,在阴暗的树林中,以兰斯的眼睛里,所有的事情也都无所遁形。但是,兰斯根本就不需要睁眼。他清楚地感觉到在前面做成扇形排列的黑熊和他的伙伴们,以及他们的位置。甚至在远隔十几丈外,兰斯就已经能够听到两个人在窃窃私语:“这两个小鬼,不知道在搞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要是按我说,我们就杀过去,我才不相信那个小娘们真的会自杀呢!”“呵!真是困死我了。看来他们不会来了。头,我们还是撤吧。”兰斯的脚步轻盈但是坚定,他从来都不会低头去看地上,但却自然而然地知道他踩下去的地方是否会有枯枝和树叶,会不会发出意外的响声。兰斯甚至能够感觉到,在向前走几步,就会进入敌人的视野了。兰斯的内心平静无波,连一点小小的波动都没有,就这样走了出去。兰斯甚至能够听到敌人在窃窃私语和惊讶地叫声:“快!那小子来了!做好准备。”“咦!怎么只有一个人?那小妮子哪里去了?”“谁管得了那么多。只有他更好。不用顾及那个小妮子自杀了。要不是上面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许伤那个小妮子一根寒毛……”兰斯一直走到了他们的扇形散开的队伍的中心,距离他们的隐藏的位置正好三丈,然后忽然停住了。“出来吧!”兰斯的话说出口的时候,连他的自己也非常惊讶,这个充满自信和豪情味道的声音竟然是他自己发出来的吗?“我给你们首先攻击的机会。”在树林里整整的等了一夜的黑熊和他的伙伴已经非常的疲劳, 浙江20选5走势图本来就因为埋伏失效憋了一肚子的火,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哪经受得住兰斯的这样的轻蔑地挑衅?黑熊昨天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兰斯和秀兰的追踪, 浙江20选5网站按照他的测算, 浙江20选5手机版下载两个人应该在刚刚好傍晚的时候经过这个树林。黑熊和他的弟兄们在地上布了几个绳圈儿,每个绳圈上,设置了一个机关。当有人踩上去的时候,这个绳圈在受到的压力的时候就会自动弹起,把站在上面的人吊起来。按照原先的计划,此时是他和他的手下一哄而上,一定能够把这两个人活捉。如果按照他所预期的那样,在猝不及防之下这个埋伏成功的可能性确实很大。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兰斯的感知能力早已请将他的阴谋败露了。这几个绳圈的位置布置得非常精妙,任何人只要从这里走过,以正常的前进脚步,都至少会踩中其中一个。但是奇怪的是,兰斯头也不低一下,就安全地走过了陷阱区,一个陷阱也没踩到。这就让黑熊更加恼火。不过好在,兰斯竟然和那个小姑娘分开了,原先的计划就根本不需要实施了,只要先把这个小子干掉,对付一个小妮子还不是易如反掌?黑熊心中想到。“兄弟们干掉他!干掉这个狂妄的小子!”黑熊冒火地大喊,四周埋伏的三十几个盗贼一齐冲了出来。兰斯的心是宁静的,宁静而清澈,一点点的杂质都没有。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每一个人向他发出的攻击,以及攻击到达的力量、方位和时间。兰斯握起了双拳,脸上露出了嘲弄地微笑,在盗贼们向他攻击的同时突然地向群盗冲去。他的步伐很奇怪,每一步迈得都很小,但是频率却非常快,而且最奇怪的是,在兰斯强大的内力的推动下,他的加速度简直快得惊人,在短短的两丈之内,兰斯的冲击速度就已经像奔马一样。如果让另外一个修习内力有一定成就的人,把内力运用到自己的腿上,进行快速的冲刺,达到兰斯的程度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内力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能量,在战斗当中从来没有人肯把它浪费到这种事情上来。兰斯则不同,他的内力是非常的充沛的,走势图分析问题在于还不太熟悉它的应用,如何巧妙的指挥控制和使用它,是兰斯现在的弱点。所以兰斯丝毫都不介意这种“浪费”。三丈的距离,从群盗呐喊着冲出来,同时兰斯也加速冲向对方到两者相遇为止,盗贼们只冲出了两步,兰斯却已经到了他们面前。兰斯以手眼难辨的速度象炮弹一样地冲入到了盗贼群中,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的拳头重重地击一名强盗的胸口。“砰”的一声,带着兰斯的巨大冲力,和拳头上的内力,那个盗贼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飞了出去,落在三丈以外的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被这一拳打断了胸骨。当兰斯从相反的方向从盗贼群中冲出的时候,已经有四个盗贼被兰斯一拳打飞,每个人都被打中了胸口,全部都是一击致命。当盗贼们冲到了兰斯先前站的地方时,却发现兰斯正站在他们身后三丈的地方,作出了第二次冲刺,这一次盗贼们比刚才更加密集。兰斯的拳头就像巨大的铁锤,在巨大的冲力和肉眼所无法辨明的速度下把盗贼们从人群中一个个的打飞,甚至连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机会向兰斯发出一次攻击,第二次冲击就已经结束。一个,两个,三个……这一次,六个人躺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一动不动。剩下的盗贼显然完全得像呆了,包括黑熊在内,都被这种所前所未见过的奇怪的战斗方式打蒙了。当兰斯作出了一个再次冲锋的姿势的时候,不知道是谁一声发喊,所有的盗贼四散而逃,只剩下黑熊一个人站在原地。其实,尽管兰斯体内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元素能量,但是要想把这种能量运用得恰到好处,能够把它进一步的压缩和使用,以兰斯目前的情况还远远不能。再加上兰斯从来没有受过正规的战士训练,兰斯其实不知道自己面对不同情况下应该使用的什么招数,什么样的战斗方式。兰斯刚才所使用的只不过是重施了那天晚上夜袭纪尧时冬雪所使用的方法。当时的冬雪骑着一匹战马,利用那种人马合一的冲击力使纪尧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一战给了兰斯深刻的印象。所以当刚才受到围攻的时候兰斯想都没有想自然而然地就把冬雪的这种战法学了过来。不过,冬雪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兰斯会用这种方法来“变通”。也只有象兰斯这样丝毫都不节约内力的人才会使用这种奇异的战斗方式。兰斯冷冷地看着黑熊,说道:“只要你能够接下我手中的这一次攻击,我就会放一条生路。”黑熊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尽管知道目前的情况险恶,却丝毫都不如怯色。黑熊冷冷地看着兰斯,心中是一片迷茫,他实在想不出他在树林里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仅仅是感觉到这个少年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让他生出了一种不是能够轻易地干掉的感觉。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少年所表现出的强大而坚凝的气势却让人感觉到他简直是不可战胜的。当然,没有人是真正完全不可战胜的。但是兰斯的气势却确确实实地给了他这种真切地感觉。黑熊深吸了一口气,把这种念头排除到脑海之外,说道:“无知小儿,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要是能够接过我这把巨剑,我也会饶你一命。”他手中的巨剑舞出了一片剑影,在四周形成了一片强大的气流,向兰斯席卷过来。“狂暴之剑”黑熊厉吼着使出了这充满狂暴能量的一剑。他的面目变的有点象野兽一般,扭曲而狰狞。这一剑是只有有着兽人血统的生物才能使出的一招,整个人都变的狂暴化,巨大的生命能量在一刻之内爆发,而狂暴化之后的施法者往往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战斗。所以,任何一个战士当使出这一剑,就意味着如果这一剑失败,他将再无反抗之力。兰斯闭上了眼睛,不去看那眼前的如山剑影,因为他发现现在的他能够感觉到敌人攻过来的内气的走向和强弱。尽管黑熊舞出了一个剑网从四面八方推过来,但是兰斯能够感觉到真正的致命的充满了杀气的剑气只有四个位置。兰斯故做不知地站在那里,看着黑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突然地发力,巨剑从一个不可能的角度横扫上来,这个角度是人的眼睛所无法看到的死角。黑熊心中肯定的想道,这一下,兰斯是再也没有逃命的机会了。奇怪的是,就在黑熊发力的同时,兰斯只是轻轻地后退了半步。仅仅是半步。似乎他后退的速度也并不是很快。但是刚刚好,黑熊的巨剑从他的右后侧横扫过来,正好贴着他的衣服划空而过。从一个第三者的角度看,仿佛是两个人心灵相通一般的:当黑熊使出了回扫的致命一击的姿势的时候正是兰斯做势向后退步的时候。两个人以相同的速度,同样的节奏,进行着各自的动作,存在着一种奇妙的契合。攻击失效后的黑熊眼中流露出的是难以置信的惊讶,兰斯显然没有给黑熊任何的机会,他握紧的拳头再一次击出。这一拳看起来又不快,又不慢,但是却偏偏刚刚好在黑熊的收剑转身过程当中击中黑熊的胸口,看起来仿佛是黑熊故意把胸口凑到了兰斯的拳头上。鲜血从黑熊的嘴里喷了出来。黑熊自己也踉踉跄跄地退后了七八步,才勉强地站住了身形。黑熊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他穿的是最厚的钢甲!居然被拳头击伤!一个浅浅的拳头型的痕迹,印在自己的胸口的护心甲上。护心甲的四周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痕。绝望从他的内心传来,使他几乎要放弃抵抗。黑熊知道,也许自己的生命就到此为止了。一声尖叫划破了黑暗的夜空,传到了兰斯的耳中。“是秀兰!”兰斯猛然地醒悟,顾不上再加上一拳了结黑熊,转身就向对面飞奔而去。当他来到刚刚秀兰睡觉的地方时,他看到的,是一个刚刚好逃到此地的盗贼,抓住了秀兰的双手,正在和秀兰纠缠在一起。由于不敢伤害秀兰,显然那个盗贼自己也觉得很为难。看到兰斯象闪电一样的赶到,也许是兰斯的速度引起了他的某种联想,那个盗贼立刻像见了鬼一样的放开了秀兰的手,转身就跑,一面忘形的喊着:“不要杀我——”惊魂未定的秀兰哭泣着跑到兰斯的身边,伏到了兰斯的胸前,用她的小拳头捶打着兰斯,说道:“你这个坏蛋!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兰斯带着无比的歉仄和愧疚,说道:“对不起,秀兰。”正当兰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哄秀兰开心,安慰秀兰的时候,秀兰却忽然的破涕为笑,说道:“这是不是我们爱情实习的第一章,名字就叫做英雄救美。”兰斯愕然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秀兰却继续按她自己的思路说下去:“嗯,在我们的爱情实习中,我们要把所有的爱情故事里的情节都发展一遍,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以后遇到真正的爱情的时候,应该怎样去做。”“那么,下面我们该有什么样的情节呢呢?是比武招亲好呢?还是落难孤女碰到了白马王子?”“啊!就要体会到爱情的滋味啦!那该是多么美妙呀?”…………当秀兰终于从她的爱情实习的幻想中回醒过来,看到的是兰斯张开的大大的不知道合拢的嘴巴。兰斯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小妮子所说的一句看起来是开玩笑的话,竟然是认真的。

  □本报记者 昝秀丽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贵州快3投注